全国咨询电话:13311076850
电话:010-56143773
网址:http://baoan58.com
邮件:HOO2856@126.com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白广路4、6号8幢三层310室
首页 >> 综合新闻 >> 新闻动态
短文汇总《一》之赏析

时间:2017.11.13 来源:北京保安公司

   【短文的基本含义】
   短文,并不是一种文学体裁,因而以前并没有短文这一提法。近年来,由于社会日新月异的发展,人们的生活节奏加快了,催生了对于短篇幅文章的大量需求,所以,短文才被提到一个崭新的高度,进入到人们的视野。
   现代文学的大类,分为小说、戏剧、诗歌和散文(这里的散文指广义散文)。每一类作品的篇幅被压缩之后,就成了短文。但由于自身的特性和社会的需求,戏剧类短文相对少见。因而短文主要涵盖小说、诗歌和散文。由于记叙文、论说文、说明文、杂文等文学体裁和报道、广告、总结等应用文体裁都属于广义散文里面的范畴,因而也同样被短文所涵盖。总之,只要篇幅够短,就是短文。

   【一列火车的三重意象】

   1983年,我等十六人被分配到位于渭南镇的乡村师范教书。我们起先住在操场边的一排平房。一排房子,不多不少,正好十六问。围墙外面就是铁路,因为铁路明显高于学校,你几乎可以感觉到,那呼啸而过的火车,就是我们生活着的背景(从类似舞台的一种效果上看,应当是这样的)。当然,在夜晚,夜深人静的时刻,你也完全有理由将这一排十六问亮着灯光的房间,看成一列火车的十六节车厢(多年后这种感觉更为明显)。
   情况的确如此。压过头顶的火车无时无刻不在撕扯我们异常敏感的神经,而墙壁、窗户,甚至足球、诗歌一样的东西作为远方的肉体,一直同我们一起领教着疼痛的滋味。
   一个人的足球(不是两个人或更多的人)是疼痛的。
   一场婚姻(小小的没能长到一岁的婚姻)是疼痛的。
   一个人死亡(害怕误课,见火车不停就径直跳下)的理由是疼痛的。
   ……但也有例外。比如,同我们一起分来的音乐教师史承鄂(此年五十四岁,据说刚刚平反出狱),从他弹奏的曲子看,他肯定相信,一架脚踏风琴的声音里,一定藏有一袭长袍,一顶礼帽,甚至一场花前月下的爱情。他把民国时期的音乐教材摊开,然后唱歌,细长的打满皱褶的脖颈使我想到一只拼命长长的丝瓜。那时,我们之中更多的人爱上了诗歌(学数学的用三角尺和圆规,学物理的用杠杆的原理)……我们认为,诗歌就是一列驶向远方的火车(也有人认为诗歌中还藏有一个铅字的姓名,一个少女的身影)。
   你看,我们十二个人,男男女女高高低低(应当还有老老少少),有一天还满面尘土说到渭南镇的火车(除了故去的王金发,出家的王岁全,以及远在深圳的刘洪远,忙于生意的师凤轩和移居加拿大的李嘉琦),只是抖落满身土尘,我们依然不能确认,大家所说的渭南镇的火车,是我们的一排平房幻化成的那一列,还是在我们的诗歌中奔跑的那一列。


   【当渭南镇作为故乡出现在梦里】
   清晨一睁眼,我发现渭南镇被作为故乡,出现在昨夜的睡梦里。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睡梦里我拥有一座渭南镇人家家都有的院落。当然,即使在梦里我也充分估计到这样的情况无疑等于白日做梦,因而,睡梦里我也不忘四处打探——很明显,我是在寻找一个小时的玩伴或一种熟悉的物件,并试图以此证明故乡是一个实实在在能摸得见的东西。我甚至是带了狗一样的嗅觉,猫一样的口味。下意识里,我默认着院落门前的石狮,四周的椿树以及各类动物的粪便。“能找到一个自己认同的故乡吗?”我不断地这样发问,直到在后面的情节里,事情出现异乎寻常的转折——先是我八岁的女儿在一支烟的时间里跑丢了。我就向镇子的一个过路者去打听。他莫名其妙地摇摇头,好像我向他问了一个不该问的问题。我又向另一个过路者打问,她竞哈哈一笑,用手指指山坡的一丛山菊,说:“喏。”肯定的神态好像她真的看见我的女儿消失在这一丛山菊花中。但这情景使我觉得渭南镇对我真是有点梦境的味道。所以,我在拥有了一座等同于故乡的院落之后,不得不一遍遍确认“墙”这个物体(我也难以说清为什么如此)。但,我很快失败了。因为第一次,我触到了诗人帕斯所说的“呼吸一样起伏的墙”,第二次我看见的是一堵很快变得透明起来的墙,第三次我遇见的是一些纷纷逃走的墙——这一时刻的我,竟发现我一直看得珍奇无比的故乡,只是一架悬空的梁柱屋瓦(它赖以存活的土地已经消逝?)。应当讲,这时应有“惊醒”决然来到,以拯救渭南镇作为故乡的绝望,可情节依然继续——这次轮到我死去三十二年的祖父出场了。我的祖父显然认同这种较为尴尬的处境。他拖着一口棺木(这是另一世界里他穿的鞋子吗?)走到我跟前,说:“如果真的无处安葬我。可以考虑把我的棺木架到房梁上(祖父显然知晓我睡梦里出现的种种情形缘自故土的缺失)。”于是,我只得以这样的方式在渭南镇待着,目光穿透了眼前注定要变得透明起来的山脉和渭河,辨认出一块松木的门板,和一个小小的只存放一个村庄的平原。它的完整令人惊讶,仿佛故乡可以是一件瓷器,只需穿透一层冰冷的玻璃,它就可以被轻轻取出。自然,它也梦一样逃脱了白蚁的咬噬。


   【乡居丹东——寄L君】
   一年之内,我是两度来到你们在丹东农村的新居。上次到访之后,我确实对若干熟人称道过丹东,也称道过你们的乡居生活,引得几个人跃跃欲试,也要到丹东来一探究竟,乃至购房置业,这也确实不是如东北人之所谓的“忽悠”,而是出自心中镌刻的诸多或深或浅的印象。
   倘若说我最喜欢丹东的什么,我想应该是那一条名播天下、碧波清滢的鸭绿江了吧。早自儿时,我们就唱着“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今日,鸭绿江蜿蜒呈现在眼前,昔日战争年代的回忆已如烟淡逝,此江在我眼中竟像一位天外飘落、长袖善舞、皎如冰雪的洛神仙子。它让我不由想起其源头长白山,千岭万壑圣洁的雪水,想必都汇合流贯于其中,如此天生丽质,岂能叫人不一见钟情?乘船航行其中,隔江邻邦的风土历历在目,长长短短就不去评说了,仅那一派野渡无人、寥廓闲旷,也使得此江葆有一种难得的淡神远味。我一直有一个成见,以为一个够格的好城市,一定要依傍江海,得水之洇润,方有灵气。今日丹东高楼崛起,街衢繁庶,却也还花树掩映,风情依然,尤其是北出虎关,一江潆洄,竟如同万般缱绻的拥围,清风徐来,凉意净心,真知此城得此江之福不浅!
   其实,你们原就在此地工作、生活多年,后来又迁居北京。北京也是你们求学、生活过多年的地方,如今,跻身于国际大都会的行列,吸引无数人心向往之,实实在在的,北京是变啦。单是你们寓居的通州梨园一隅,胡然之间,就广厦成片,城铁凌空,车轮驰逐,市声嚣杂,变换之大,几如反掌。这使正在步入晚景的我辈,直是猝不及防。我听你太太说,有时你会站立街口,面对人车纵横,手足无措,一时不知如何过街。还有一次,从外地返回京城,受拥堵之苦,你竟在车上晕厥,幸亏抢救及时,方脱一厄。你原本就来自农村,乡野辽阔,席天幕地,成长焉,行走焉,无拘无束,一任自由,讵料会落此境地!你的住宅幸而在一楼,窗前有一小片绿地,可容你种一些绿植,你种得比别人都好,然而,那又是多么蹋天踏地啊,充其量,不过是寄放了一份对自然的梦想,一份对闹市的抗争罢了。
   于是,有一天,你们果决地宣布,搬离北京,迁回丹东,赋一曲新的“归去来兮”。是的,知道其原委的人都明白,这无关乎看破红尘,“不为五斗米折腰”.也无关乎愤世嫉俗,“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仅仅是要回到更接近自然的地方,过一种更适合人性的生活。然而,乍听之下,我还是会微微一震:你们还会找到这种生活么?


   【给开学一个好的创意】
   结束一个漫长的暑假,大中小学在秋意渐浓的时节开学了。在国外,许多学校和家庭都想方设法为学生们创造一个快乐而又有意义的开学氛围,让他们留下美好而深刻的记忆,使新学期有一个好的开端。
   在美国,教育界人士认为,学生在“开学日”的表现将为其日后在校表现奠定基础,对今后的学业也会产生很大影响。不论是教师与学生一一握手、点名欢迎,还是让学生大声自信地做自我介绍,美国学校在开学时都注重培养教师和学生交流互动的气氛,对学生尊重的气氛,并为每个人提供展示自己的机会。
   俗话说:“良好的开端等于成功的一半。”这个好开端,有几层含义:一是好习惯的开端,二是好方向的开端,三是好互动的开端。
   古人云:“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培养良好的学习习惯,对学生未来发展至关重要。古今中外的教育学家、心理学家都非常重视学生学习习惯的培养。我国当代教育家叶圣陶曾明确指出:“什么是教育?一句话,就是要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良好的习惯一旦养成,将会成为学生们一生受用的宝贵财富。
   培养学生良好的学习习惯,应从“大处着眼,小处着手”,在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中逐渐养成。《老子》中有这样一句话: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垒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不要小看这些学习过程中的“细枝末节”,哪怕是一个坐的姿势、一个拿书的姿势,都成为好习惯的起点。
   好习惯不是凭空而来的,关键是要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那种探究未知的神秘感和成就感将成为他们进步中的重要阶梯。在芬兰,学校通过开放式的教育理念来培养学生的兴趣,这里的诸多学校都主张释放个性,因材施教。芬兰的学校开学第一天,一般会召开家长会,老师会研究班里每个新生的特点,从而快速记住每个人。
   在德国,孩子去学校报到的那一天,新生和家长们都会盛装参加入学仪式,家长要将喇叭筒送给孩子,孩子们会像盼望过圣诞节一样期待这一天的到来。有的老师还会设计新颖的游戏,以提高入学新生对学校的兴趣。
   与国内中小学开学普遍强调纪律相比,国外的学校倾向于为学生们营造快乐的开学氛围,希望学生能够因此爱上学校。在开学第一天,就通过各种生动的形式,多方面激发学生对学校和学习的兴趣,紧紧地抓住学生的注意力,使他们很快进入“最佳状态”。
   一条鱼能解一时之饥,却不能解长久之饥,如果想永远有鱼吃,那就要学会钓鱼的方法。从更高远的视野审视,教育的最高境界应当是超越方法论,激起学生内心对于学习的热忱,对生活的热爱,对美好的追求。


   【方学渐传略】
   方学渐(1 540—1615),字达卿,号本庵,学者私谥明善先生,枞阳县浮山镇浮渡村陆庄人。方学渐10岁时便“为文语特惊人”,13岁时,“即有志洛、闽之道”。27岁,隶诸生籍成为郡学生时,他与张淳、姚希颜等人于家乡共倡讲学之会,定期举行会讲。随着讲学活动的深入开展,浮山一带讲论之风,声势大起,远近流播,前来求学问教者络绎不绝,里中一半弟子出入方学渐门下。31岁,他“试为高等,受诸生饩”,之后,居然“凡七试南闱不售”。明万历二十一年(1593年),54岁的方学渐以贡生身份入京应明经试之后,回到家乡,创办“桐川会馆”,此时童自澄、赵鸿赐分别创建“辅仁馆”“陋巷会”于枞阳镇,“桐川三老”兴教于家乡,同倡讲学,共树学风。从此,方学渐四方讲学,广结良缘,交流思想,影响大;遨游学海,潜心理学,矢志不移,“学日精”;殚心著述,剖析性善,阐明经义,“名益高”。
   方学渐主“性善”之说,为“与东林诸公论学最合者”,因此“东林诸公”将他引为同道而大加赏识,称其“行方学粹”“真老成典型”,誉其学术“砥柱狂澜”,为“孔孟之正脉”。万历三十六年(1608年),当顾宪成、高攀龙、史孟麟诸君看到方学渐辑《心学宗》稿本中别具一格的、新知新解的言论时,大为赞叹,颇为兴奋,他们不但为书题序,赠“同心之言”。而且还大力襄助《心学宗》等著作的刊刻梓行,“公诸同志”,加以宣传揄扬。万历三十九年(1611年),方学渐应邀讲学东林书院,72岁高龄的方学渐终于同“私心仰慕已愈十年”的顾宪成、高攀龙诸君相见。他们在一起,讲“身心性命之学”,揭橥“’溪独”为孔门不二心法,研讨“下学”和“上达”之间的关系,抨击“无善无恶”之说,指责佛老两家对心性的误读,倡导“实念”“实事”的积极思想。凡学术问题无不涉及,常常论辩切磋至午夜时分。顾宪成对他极为尊重,以师事之。高攀龙读《性菩绎》书稿,以序赠之。9月,他参加了规模盛大的东林会讲,随后在顾宪成的陪同下,到经正堂、传是堂、取是堂等学术组织交游讲论,直至10月之望才回到桐川会馆。方学渐东游讲学取得了成功,“高攀龙尝举他与顾宪成并称”,被“东南学者推为帜志”,名声远扬。桐川会馆亦为世人所瞩目:“东林、桐川若岱宗与华岳,相望于千里之外,而中分大江以为重。


   【少一份责备,多一份理解】
   1931年5月7 日,美国纽约上演了一宗骇人听闻的追捕行动。有着“双枪神射手”之称的杀人犯克劳雷遭到警方包围,被困在了西末街情人的公寓里。
   150名警卫人员把克劳雷包围在公寓顶楼。他们先将屋顶刨开一个洞,试图借助催泪瓦斯把克劳雷熏出来,但没有奏效。经过一个多小时的严密部署,警卫人员已把机枪安置在四周的建筑物上。克劳雷藏在一把堆满杂物的椅子后面,掏出手枪接连向警卫人员射击。高级住宅区的宁静,被一阵阵刺耳惊心的机枪声、手枪声打破。上万市民怀着激动而兴奋的心情,观看这场警匪格斗的好戏。这是纽约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克劳雷被捕后,纽约警察局长发表声明指出:  “这个有着‘双怆神射手’之称的暴徒是纽约治安史上最危险的罪犯之  。他杀人就像切葱一样……他将会被判处死刑!” 那么,“双枪神射手”克劳雷又是如何为自己辩护的呢?在警卫人员围攻他藏身的公寓时,克劳雷写了一封公开信,当时他已经受伤,信纸上留下了斑斑血迹。信中有这样一段话:“在我的身体里面深藏着一颗疲惫的、仁爱的、不愿伤及任何人的心。”
   克劳雷在被捕之前.驾着汽车在长岛的一条乡间公路上跟女伴调情。一个警察突然走过来,要求他出示驾驶证。克劳雷二话不说,拔出手枪就朝警察连开数枪,警察中枪倒地。接着,克劳雷从汽车里跳出来,从警察的枪套里拔出手枪,又朝倒在血泊里的警察一阵狂射。这就是克劳雷所说的“在我的身体里面深藏着一颗疲惫的、仁爱的、不愿伤及任何人的心”吗?
   当克劳雷被押到受刑室的电椅上执行死刑时,大家肯定认为克劳雷会说:“这是我多行不义,杀人作恶应有的下场!”不,你完全错了,他死前最后说的一句话是:“这就是我选择自卫而得到的结果。”
   这里讲这个故事的目的是想告诉读者,克劳雷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没有丝毫的自责,他到死都没有明白自己所犯下的罪行。这是罪犯分子在犯罪时的一种不寻常的态度吗?
   如果你是这样认为的,不妨再听听美国赫赫有名的黑社会头目阿尔·卡庞所说的话:“我将一生中最好的岁月都用来为别人谋求幸福,使大家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而我所得到的回报,却是侮辱、唾骂及警方的搜捕。”卡庞从来没有自省过,他认为自己一直致力于为社会做贡献,造福于民,只是许多人不理解他、误解他。在纽约恶名昭彰的休斯在接受新闻记者采访时也说过类似的话,他自认为是一位有益于社会与人民的人。其实他是一位无恶不作、罪不可赦的罪犯。
   就这一问题,我曾经和星星监狱的监狱长华赖-劳斯有过几次有趣的通信.他说:“在星星监狱里,基本上没有犯人承认自己是坏人,他们认为自己与普通人一样善良守法。当问及他们为什么犯罪时,他们会找各种理由来进行辩解......甚至说自己之所以有这样的举动,完全是为了反抗现实的不公,政府根本就不应该把他们囚禁于此。”
   如果“双枪神射手”克劳雷、卡庞、休斯和关押在监狱中的亡命之徒,都对自己犯下的罪恶行径毫不自责,以各种理由加以推脱,那么我们又何必强求身边的人能很快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呢?
   著名心理学家金勒曾通过一项动物实验给出了有力的证明:表现出色且常常受到肯定的动物,它们在学习上进步很快目.持久稳定;表现差的动物,容易受到打击与惩罚,它们的学习能力及速度都不尽人意。华纳梅克曾这样说过:“30年前我就明白,责备他人是一件愚蠢的事,我并不埋怨上帝对智慧的分配不均,因为要克服自己的缺陷都已经非常困难了。”
   华纳梅克很早就学会了克制自己,可是我自己在这个古老的世界上,盲目地生活了30多年之后,才豁然感悟到:即使100次中有99次做错了,不管犯下的错误有多大,绝大多数人都不会自责。
   批评和责备他人没有任何意义,结果还会适得其反。因为被批评的人会在心理上筑起一道厚厚的防线,并且还会找各种荒唐的理由进行辩解和推脱。批评与指责人对事情不会有什么改善,只会伤害他人的自尊,激发他人的反抗情绪。伟大的心理学家席勒也说:“人们总是渴望赞扬,同样也害怕指责。”

   下一篇:教育与社会的关系


分享:
招聘| 友链申请| 在线留言 | 网站地图 | 网站首页
Copyright @ 2006 - 2010 BaoAn5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10-56143773 在线客服QQ:709388990
海伟保安服务(北京)集团有限公司|beijingbaoangongsi